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杨之光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杨之光创作访谈之雪夜送饭

2013-09-12 15:57:16 来源:新浪收藏作者:王嘉
A-A+

  谈起《雪夜送饭》,其实是这么回事:当时我的处境是劳动改造。当时的劳动改造跟以后的牛棚式的劳动改造不同,当时的劳动还尊重知识分子。而所谓的“劳动改造”还只是一种劳动锻炼,并通过锻炼作为完成思想改造的一个环节。这次改造得比较彻底。那时候我在武汉的农场种了一年的棉花。那个艰苦是没法说的,应该说比农民还要艰苦。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不管是烈日当空,还是寒风吹面,都要下地劳作。累到每个人都要趴下了。还有就是当时我们劳动的地区是吸血虫最厉害的地区,一下水就容易感染。一感染就大肚子。当时我们受了自然环境以及吸血虫的威胁整整一年。

  这张画是当时为农场的宣传栏画的。我们农场有一个墙报栏,那时候迟轲担任墙报的主编,他发动我们来宣传农场的生活。当时大跃进的气氛蛮浓的,不管形式,什么水粉啊,水彩啊,国画啊,你只要能够反映农场的生活就可以了。所以我们农场的画家都画了很多画,有些画仅仅是在图画纸上简单地涂一些水彩、水粉之类的颜料,近乎粗糙了一些。我画《雪夜送饭》的题材也是从这里头产生的。

  当时农场有一个很感人的事情:由于农场机器少,拖拉机少,任务多,所以机器就不能停,拖拉机二十四小时要连续运作。你八小时,他八小时地轮班,晚上那一班的拖拉机手最辛苦,天冷,下雪,大雪纷飞。我们有一个队长为拖拉机手送饭。这个故事打动了我。我这张画从政治角度来说。是歌颂了大跃进,其实我是歌颂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这张画之所以站得住,正是如此。它如实歌颂了共产党领导下的阶级友爱,关心同志。夜晚队长亲自送面送饭给拖拉机手吃,拖拉机手远远看到队长的马灯在晃悠,心情是震撼的。旷野里头什么都没有,只有队长的马灯。这是当时农场生活的真实写照。怎样把这个场面变成艺术来打动人,我动了一下脑筋。开始的宣传画还是比较单纯地反映那位拖拉机手。后来。我把它变成国画的时候,我就思考进行了一些艺术处理。我决定在画面上不出现拖拉机手,只出现拖拉机从远处开过来,这样比较有诗意。画面的前面有两个人物,队长是背影。拿着马灯在黑夜里晃悠。还有一个人物,那个女的,比较美的女的,正在准备热饭。这热的饭跟寒冷的天形成对比。我从中找到了艺术中最感人的一个瞬间。心是热的,血是热的,天是寒冷的,条件是艰苦。而阶级友爱是温暖的。我找到了创作的灵感。

  《雪夜送饭》从题材到画面都是现实生活,都是我们当时自己的生活,而且是非常平凡的生活。当墙报要歌颂我们农场生活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雪夜送饭的事情。所以《雪夜送饭》从开始到最后仅仅是形式上、构图处理上的更改,而其主导思想是一开始就定了的。当然最感动的首先是我自己。后来,感动了别人,拿到国际上还感动了更多的人。当它被送到世界青年联欢节上,走出了社会主义阵营,他们也承认了,把这个评为金奖。中国在国际上拿金奖的先后有三人,另外两人是黄胄和周昌谷。为什么能够打动人?因为这个不是歌颂政治上的,而是真实的人与人之之间的友爱关系,是全世界都有的。后来我为这张画写了一篇体会。我觉得艺术这个东西不是无中生有,而是要从生活中得感受,跟我们自身的思想锻炼都发生了关系。因为我有这个体会。我认为知识分子在这个环境里头能够锻炼得更坚强。我自己承认了这种锻炼,不是像以后的“关牛棚”那样被迫地劳动。

 

  我认为这张画里头概括性体现在:它概括了我们当时社会的变革,知识分子要通过劳动来锻炼,现在看来还有意义。如果知识分子缺乏这种锻炼,特别是对文艺工作者来讲,可以说是不行的。可是锻炼归锻炼,不能采取像后来牛棚式的惩罚式的劳动。我这张画并没有副作用,当时有很多人画了很多歌颂大跃进的画,大跃进一过,存在价值就没有了。我还是比较注意概括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把握正确的东西。所以这张画的生命力不会因为时代的变化和政治因素的变化而变化。《雪夜送饭》的创作动机并不仅仅是为了迎合一种潮流,不是单纯地为政治服务。如果文艺单纯为政治服务,从我的经验回过头去看,那么做的确有极大的片面性。从艺术家来讲,选择艺术创作题材的时候一定要选择一个比较永恒的、比较正确的、比较美的东西。我自己比较重视这些,阶级友爱、友谊等。奋不顾身地把自己的青春投入某一种战斗,这值得歌颂,这没有什么怀疑。所以,我觉得艺术家选择题材很重要,你单纯从政治来画,政治一否定就不行了。你要概括,通过你自己的分析,你认为能代表我们新中国的新气象吗?我是比较注意“新中国的新气象”。再就是,我觉得知识分子成长的途径也很有特点。我每一次运动、劳动都参加过,这里有苦的一面,也有对我很有帮助的一面,接触了群众,知道了劳动的甘苦,这一点你不能否认。所以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里头,把[熟悉人、了解人]放在第一位的地位。如果我没有这些经历,我怎么了解他们的感情?我怎么体会阶级友爱?没有办法。你坐在书房里是怎么也体会不到这一点的。那么,这就说明毛主席的这一论断是永远不会过时的。了解人、熟悉人,对今天来讲还有很多启发。现在还有一些画家不一定了解人的思想,他们把自我的东西夸张到不恰当的地步。客观上不去了解,这个不行。这属于深入生活的问题。现在演艺界也提出来了,不能整天在房里胡思乱想,胡编乱造。像李双双这些活生生的人,你不深入生活根本写不出来。画家也一样,我回顾总结创作《雪夜送饭》也是这个体会,比较有意思,不能否认这种锻炼。

  这张画我在画的时候就感到这种气势盖天地,气魄很大。所以我用丈二匹整张来画。这种形式跟内容有关系,它使我克服了困难。听说世界青年联欢节的展场里头,我的作品尺寸是最大的,这是一种气势。新中国,新气象,有气势,反映了人的伟大。这种伟大与“大”字分不开,所以如果我把这张画画得很小,气势没有了,这跟形式有关系。加上表现上,拖拉机灯光的处理,也是第一次。因为我一生当中喜欢处理光。我的作品里面各种光都有:正面来光、逆光、侧光、电灯光、日光、月光、蜡烛光等。这是我的个人兴趣,也是我的作品的一个特点。在这张画的艺术处理方面,我还吸收了传统的理论,有点像京剧《三岔口》那种。全幅画的整张都是亮的,就是这里一小块是暗的,这就表示人物是晚上出来的。就像《三岔口》里面,演员存台上摸来摸去,灯光打得很亮,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演员的“摸”让你感觉到其中的故事发生在黑夜,但是又不至于让人家什么都看不到。我吸收了这种表现手法,我没有因为黑夜影响了人物的形象,我的这种处理方法也可以说是国画的一个特点。国画跟两洋画完全不同:两洋画是用自然光线,国画是用暗示的手法,点出来给观众自己去体会。这是我在处理上的一个特点。

  再就是前面人物的一个主角,我采用了鸥洋的形象,这个很自然,因为我们一起劳动锻炼,都是这个年龄。为什么画鸥洋?因为我刚跟她谈恋爱,结婚。结婚完才一个礼拜我就离开家去了农场。所以我是有意识拿鸥洋的形象做模特。这种东西在“文革”时被编了罪名,什么“画鸥洋啊”,《雪夜送饭》在“文革”中也被打成“黑画”。大概这过程就是这样。后来我写了一些文章,谈《雪夜送饭》的创作体会。我的体会确实是这样的,现在看来还站得住脚。我们不能脱离政治生活,我们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离不开政治,离不开锻炼。知识分子离不开劳动。可是我们不是劳改的对象,我们不是喊政治口号的人,我们是现实生活中的人。所以艺术家要有自己选择什么、表现什么的权利。这是邓小平讲的,画什么,怎么画,是艺术家自已的事情。这个,应该说就是经过了多少次教训才得出来的这么一个结论,给我们艺术家点明了一个方向。在第四届文代会上,邓小平的讲话非常了不起,这比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毛主席的讲话又进了一步,这是经验教训的一个总结。艺术家不是政治的附庸,而是生活的主人。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杨之光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